茨球球球球球球

biu~

云梦:茨球(老大)
武当:安航(老二)
华山:安辞(老三)
暗香:安喻(老幺)
主华山安辞为第一人称视角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
后有一笔带过的武华,华暗和双华,量少
真的小学生文笔,不是很懂高一那些文佬,我要拜你们
不知道是be还是he
拿我游戏里孩儿来当的原型,故事全靠编
还有..竹坞听荷茨球球球球球想要一个华仔有没有人看看我啊!!!

   

    夏天的天气总是让人觉得很烦躁,我本是待在自家华山山头啃着冰棍儿吹着冷风再到龙渊泡泡冷水澡来度过我的夏天,但却被二哥的一个飞鸽传书给拽下了山头。
    我们家,如果没有很重要的事情,二哥是不会用飞鸽传书来通知我们的。于是我快速啃完了手上的冰棍儿,拿着剑就冲下了山。
    等我到达我们约定的地点的时候,已经后晌了,二哥和四弟已经到了。看见他们我便笑嘻嘻的跑了过去,左边勾着安航右边勾着安喻,左瞅瞅右瞄瞄,怎么也没看到姐,我捏了把安喻的脸,问到:“喻儿,姐呢?”他把我的手用力的拍了下去,我吃痛的“啊”了一声,他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把脖子上那条紫色的围巾往上拉了拉,把头上那斗笠往下按的更狠了,他好像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的脸。我瘪瘪嘴,揉了揉手上的红肿,扭头问了安航:“哥?喻儿咋了?姐呢?”他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抬起头看着我,我便向上仰头看了看他。这么多年,我竟然第一次看到他的眼圈有些红肿。
    “姐她...她...”他好像说不下去了,眼圈更加的红肿,眼眶里充满了液体,仿佛随时都会流下。我不解,正想让他接着说下去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死了。”
    “哈?你是谁啊?说什么屁.话呢?姐怎么可能...”我扭过头去,愤愤的看着那个人,呆滞了一下“师...师兄?”我顿时慌乱起来,扯扯安航又扯扯安喻,想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这时,从那斗笠和围巾里传来了带着浓浓鼻音的愤怒的声音:“姐死了!就是因为他!姐死了!”他抬起头,眼直视着师兄,好像要把他活剥生吞了一样。
    我从来没有见过安喻发这么大的火,他在家话一直很少,从来不会发火,很听话很乖,但是他却发了这么大的火...
    我不是很相信,转头过去看看安航,他哭了,但是他又在笑,脸上的表情真是难看至极。我又难以置信的看了看师兄,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歉意愧疚通通没有,只是很平淡的看着我们三个人,仿佛这件事情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我的手开始微微发抖,身体的温度在骤降。剑客的手抖,可能意味着他将结束了他的剑客生涯。华山又以剑快狠准为目标,所以,一个华山的剑客手抖,就很可能会被赶出师门。
    我想制止住它,但它好像不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了一样,一直在抖。渐渐的我身体也开始发抖,我缓缓的蹲了下去,抱住自己的双臂,问师兄:“为什么,姐怎么死的。”但师兄好像没听见一样,此时,只有风吹树叶的响声,还有安航安喻的抽泣声,师兄他没有做出任何的答复。我抬起头,缓缓的站了起来拔剑向他冲去,吵他大吼:“为什么!你说啊!为什么!”我的剑抵在了他的脖颈出,擦出了一道细微的血痕。“安辞!你冷静一点!”安航带着哭腔对我大喊。
    “冷静冷静冷静!你告诉我怎么冷静!像你们哭一场冷静吗!!哭又有什么用!!啊?他是我敬重的师兄!但他还害死了我姐!你叫我拿什么冷静!!”我已经失去了理智,手越来越抖,擦着他的脖颈已经流下了血迹。
    “是球...是茨球她把她自己的命给了我。”师兄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足以我们三个人听的清清楚楚。
     我听到这句话,手里的剑渐渐放了回来,收进剑匣,抬起头,看着他的脸。我相信我的脸上的表情已经难以想象了,疑惑,不解,难以相信充斥在了脸上“那么尸体...尸体总归是有的吧?她...她在哪儿?”
    “没有。”师兄说完这句话,安航和安喻的头也都抬了起来,他们脸上的表情好像和我一样的难以描述。
    “云梦弟子,每人都会有一盏灯,云梦弟子以医术闻名,这灯,便是她们医人的器具。云梦弟子一生只有一盏灯,这灯一灭,人也就会化为天地灵气,在云梦等待百年之后的轮回转世。”
    “云梦有一禁术,可以以己命换取他人之性命,但若使用此禁术,则人再在世一天后,神形俱灭,再无转世。”
     “人死灯灭,如若不是因禁术而死,此人的灯便会有细微光亮;如若因禁术而死,则人死灯灭,再无光亮,永远无法转世。”
    “茨球,你们的姐姐,便是用了此禁术才得以救回我,最后她只留下了这盏灯,和这些铃铛。这铃铛是她给你们的。”
    师兄说罢便把这三个铃铛给了我,这个铃铛的雕工十分仔细,刀刀用心,但上面还在缝隙中留下了几道干涸的血渍,看来这人并不擅长用刻刀,但却能刻出如此精细之物,想必用尽心思。各个铃铛上,还分别刻有“航”“辞”“喻”这三字,我看着这字,眼泪止不住的就掉了下来。
    “我和茨球还有其他的门派弟子本是前去蝙蝠岛营救掌门的,我们是老相识,便一同做垫后的两名弟子,如你们所知,蝙蝠岛上毒物众多,有几种毒物被沾染上则是必死无疑。千防万防,我们还是遇上了毒物,我们让前面的门派弟子躲过了毒物可是我与她,却中了此毒。”
    “我毒发比她快了很多,最后只听到她在我耳边叫我的名字,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的毒已解,且我们不在蝙蝠岛而在江南的一间房屋。我知道,这是她与你们以前生活的地方。”
    “我躺在榻上而她却坐在地上上身趴在榻上浅浅的睡着,我一醒,便惊动了她,她也醒了过来。她在对我笑,还说‘粥已经煮好了,来,我喂你吃’,但我看出来了,她很痛苦。”
    “我吃完了粥,我靠在榻上她坐在地上枕着我的腿,她的千铃衫尾部已经有些脏了,鞋子上还有干涸的发黑的血迹。我正想问她怎么回事,她却拿手轻轻放在了我的唇边‘先听我说好吗?’我值得无奈的点点头”
    “她说啊,我像个榆木疙瘩,她跟我这么多年了我有没有看出她的什么意思。我怎么可能看不出她的意思,我以为只是我们相熟的玩笑罢了,我看着她,她轻轻笑了几下,便开始咳嗽起来,她开始咳血了,黑色浓稠的血液滴在了盖在我腿上的被子上,它像一朵朵花,但是都是代表了死亡。”
    “她的表情越来越难受,但是在她娇好的脸上,还是很漂亮,她拿出了我给你们这这几个铃铛,她说,这是她自己刻的,她学了很久很久,终于刻出了几个样子不算太坏的,她说,等我有空了让我交给你们几个。之后她的声音就变得越来越小,就像喃喃自语,但是我听的很清楚,她说她喜欢我,喜欢了很多很多年了。”
    “‘你那年生辰的时候,我送了你一枚香囊,你都看不出来我是什么意思吗?你真是块儿榆木。’她说着说着就呜咽了起来。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或许我只是不想面对罢了。我握住了她的手,很冷,没有一丝的温度,她本来就肤白,这时却显得她肤色犹如一张白纸,没有生机。”
    “她开始慢慢变的透明,她抬起头,张了张那已经有些干涩的嘴‘能...抱抱我吗?’她的眼泪已经流下来了,止不住,身体也在颤抖,仿佛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就当我马上就要抱住她的时候,她开始慢慢消散了,一点一点的。我看着正在消散的她僵住了,等到最后也没能抱住她,她的最后一句‘我爱你’变成了她在这世上最后的一句话。”
     师兄说的很慢很慢,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好像对于他来说,姐的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他的眼泪出卖了他,嘴上不说,但是身体却是很诚实的帮他展露出他现在的心情。他从腰后拿出了一盏灯,递给了我。动了动嘴唇,好像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下去,转过身走了。他正摩挲着腰间的香囊,左手还带着一只我们十分熟悉的戒指,步子很轻,不知要走向何处。
    我想去拦他,但是被安航拉住了,他摇了摇头,脸上的泪已经干了,留下的只有泪痕。我把铃铛分给了他们,拿着师兄给我的灯自顾自的向我们以前的家走去。
    姐对我们很好,就算我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她总是掏心掏肺的对我们好。姐的声音很好听,以前安航安喻我们睡不着的时候,姐总会给我们唱一首很好听的歌哄我们睡觉;还没捡到安航之前,姐是不会做饭的,自从捡到了安航之后,姐就开始练习做饭,以前我和安喻还会经常听安航在餐桌上给我们讲姐以前是如何如何炸厨房的,做出来的菜是什么什么样的。姐听了就捂着脸让安航别再说下去了。我叼着筷子回味吃下去的饭菜,怎么也想不到姐以前做饭会如此的糟糕。
    记得还有一年姐的生辰,在冬天,姐一大清早就风风火火的出去了,回来的时候脸红扑扑的,也有止不住的笑意。她看着手上的戒指,反复摩挲,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灿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姐笑的这么开心。
    后来我便知道了这戒指是师兄送的,但是那时候他们年少,或许不知道送戒指是何意味,但也有可能,是师兄在这时也已经对姐心生爱慕了。或许是之后事情发生的愈发多,本以为二位对彼此的爱慕之心也就不了了之了,但如此看来,不是不了了之,而是更加强烈。
    我们三人回到家,便把姐的灯埋在了家后院,这里开满了各色的鲜花,这些都是姐自己种的,云梦顺着水路回家,不出半日便可以到达,姐每每有空闲就会回来打理,所以家中十分整洁。我看着这些花,仿佛看到了姐,她在对我们笑,还在对我们说:“航,现在你就是家中最大的孩子了,要好好照顾辞儿和喻儿啊。”
    五年过后,我奉命前往江南驱赶万圣阁之人,没几天后却又被召回华山,我到高师姐面前,师姐却告诉我,师兄死了,因为积劳成疾,在前些日子死了。说罢给我了一封遗书,和一坛骨灰。遗书上说,师兄想要和姐的灯埋在一处,问我可否。我便飞鸽传了安航和安喻,半日后我们便在家碰面。
    “埋罢。”安航看着这封遗书说到,我又看了看安喻,他点了点头,我们起身向后院走去。正值隆冬,天气异常寒冷,后院里只剩一株梅花还在盛开,我们把师兄的骨灰坛埋在姐的等边,填回土,回到了房内。一桌,四椅,却有一椅空着再也不会有人坐了。
    后晌,我们三人去厨房做饭,做着做着窗外下起了雪,江南无雪,今年却下起雪来,说明真真的十分寒冷了。待我们吃完饭,地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雪了,我们今晚准备住在家中,明早再赶回门派。
    晚上,安航安喻睡的很熟,我却迟迟无法入睡,下了床,朝着后院走了去。雪已经有半脚高,天使没有月亮但埋灯与师兄骨灰之地却发着淡淡的银光。我看到了两个淡淡的虚影:
    一女子朝着一男子走来,那男子看着她正在微微发抖,女子顿时失了笑,男子一把拉过女子,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去抱住她,女子笑着回报她,男子微微拉开她,在她唇上轻吻,女子顿时红了脸,双手捂着脸,男子看着她的样子,浅笑,又亲了亲她捂着脸的手。
    女子放下手,好像看到了我,我瞪大了眼,眼眶开始发红,我想跑过去但女子却制止了我,我点了点头,张开嘴“姐...”
    男子看见女子的动作便也回了头,那男子正是师兄,师兄朝我微微点头,便牵着姐的手开始走远。
    “姐!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走...”我的声音有些过大,把屋中熟睡的安航和安喻给吵醒了,他们看着眼前的场景不免也有些微微吃惊,姐回了头,看到我们几人都在,身体好像定住了,向我们看过来,慢慢的,姐开始流下了眼泪,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师兄见状用手擦掉了姐脸边的泪珠,嘴上说着什么话,姐点了点头,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笑脸,对我们说了一句“再见啦,安航安辞安喻,你们要互相照顾好对方啊。”就牵着师兄的手走了。虚影渐淡,直到消失。
    我们三人就楞站在雪地里,不知冷不知冻,最后还是安喻把我和安航拉进屋里,一夜无眠。
    第二天我们就各自回到了门派,继续着以前的生活,一步一步。

    又过了两年,安航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归属,是我的一个师弟,据武当派安航的师兄师弟说,安航自从拐到了我家师弟就天天傻乐,课业乐,洒扫乐,反正干什么都乐,那天我抓到了自家小师弟,发现他脖子上的红痕,顿时火冒三丈风风火火的跑去武当跟安航打了一顿,回到山门跟小师弟说“以后安航欺负你你跟我讲,我去收拾他。”小师弟看着我眼睛里bulingbuling的点了点头。
    再过一年,我早晨在山门外洒扫时看见师兄牵着个暗香到山门来,那个暗香被师兄捂得可严实了,生怕冻着他。我跟师兄打了个招呼,师兄笑眯眯的说:“哟,安辞早啊,你看这是我道侣,正准备回门报喜嘞,来来,安喻给我师弟打个招呼。”
    “你好啊,安...安喻?????”我下巴都要被惊掉了,这个暗香竟然是安喻??
    “师父...那个...哥...”安喻小小声的说了一句话。
    “师父???你们你们....”我好像要被当场气死了,我们家怎么是跟华山扯上了吗?
    “哥?喻喻这是你哥哥啊?诶呦那刚好,亲上家亲(?)了。”师兄笑的更加的开心了。
     就差那么一点,就差一点我就要被你们气死了,我在心里画出了一个最小的圈,真想亮出来给你们看。
    又过了三年,我自己也很不争气的被自己的师兄给拱了。我们家,可能和华山有斩不断的乱七八糟的红线吧。
    但是,如果姐能看到我们这样,能有保护自己和被自己保护的人,也会很开心吧。

原....原来师兄师姐们的肉偿是这样的吗
道长我错了我还钱我还钱

今天脑抽说想让师傅傅抱我
结果师傅傅就抱我了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师傅傅怎么这么好
悄咪咪打一个华暗的tag
超喜欢师傅傅的

道长真的非常可爱了
请忽略帮派那个,我真的是手误,门派门派
还请忽略那个8000修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啊(打死
我感觉竹坞好像就我一个人是茨字开头,这码打的好没意义哦

【叶黄】

BE吧..
没题目,因为不会取名儿
第一次写文
文笔渣
有点像作文叙述
时间线有点乱
感觉我写的不好可以喷我
我不是玻璃心
带一句话的王喻
着火的原因..很迷..
ooc,有私设吧大概...












    

   许多年过去,荣耀早已停运关服。那些当初在荣耀赛场上拼搏的年轻人,也已经慢慢变老。
     第一届世邀赛,叶修和黄少天,这对相恋了七年的恋人,最后在中国队取得了胜利的时候,向世界宣布了他们的恋情。
     如今的叶修,头发花白,独自一人坐在G市滨海的一间院子里,他没有抽烟,因为曾经有人不喜欢他抽烟。身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相片,相片上的人年轻活泼帅气,好像一直在注视着叶修,牵着他的手,对他笑着露出了尖尖虎牙。他看着相片里的人,笑了笑,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某段时光,喃喃自语道:
    “少天,哥想你了。”
    黄少天,已经不在了。



   当初在世邀赛公布了恋情之后,回国之后,他们就把双方带回了自己的家里。黄家父母是看的比较开的人。只要他们的儿子喜欢,过得幸福,他们也就没有插手的权利了。
   相比之下叶家还是比较困难,但是终究还是不胜叶修的那股犟劲儿,同意了。
   他们在B市和G市分别买了一套房子。叶修在世邀赛打完后就正式退役,回了家里和叶秋一起操持家业,黄少天则继续在赛场上奋战。十二赛季结束,蓝雨获得了第二个冠军后,黄少天宣布退役。同时在退役发布会上,宣布了要和叶修举行婚礼。
    他们的婚礼十分的隆重,婚礼现场座无虚席。
    叶修和黄少天,在那两声“我愿意。”之后,深情拥吻。
    后来,黄少天去考了一个幼师证,成为了一名幼师。当幼师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幸好退役之后还很年轻,可以实现他这愿望。
    黄少天脸嫩,所以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喊他哥哥。跟孩子们也聊的来,虽然话多偶尔也会被小孩子嫌烦。有一次叶修去接他下班回家,被他的学生见到了,那个孩子问黄少天:“少天哥哥,这是你的爸爸吗?”
    黄少天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叶修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对,是我爸爸。”黄少天笑着回复了那个孩子。
    叶修唇角慢慢上挑,看着黄少天,笑了笑:“儿子,咱们回家聊聊。”
     后来,黄少天叫了一晚上叶修爸爸。待他反应过来自己吃了亏的时候,狠狠地在叶修脖子上咬了一口。第二天,叶修脸不红心不跳的去了公司,叶秋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是家里养的柯基咬的,哥哥家什么时候养了一只狗?叶秋怀疑的瞅了他一眼,没再多问。
     中午,黄少天陪孩子们做完了游戏,就催着他们去休息去了。七月份正是热的时候,学校里自然是开着空调的。
     这所幼儿园时间开办的时间也是比较长的了,空调和线路自然是有些老化的,但是校方并没有太过的在意,消防部门几次来检查说要更换电路线路,校方都是口头答应,没有去实践。
    或许这就是叶修噩梦的开端。
    和小朋友们一起休息的时候,黄少天突然感觉室温提升了上去。紧接着一股焦糊味扑面而来。黄少天朝着焦糊味的源头走去,在图书角的空调电线因为老化加上超负荷运作已经炸开冒出了火花,已经有几本书开始着火,火速很迅猛的在蔓延。他赶快返回休息室,把孩子们叫醒一一疏散。教学楼很高,黄少天一楼一楼的跑去通知各班,早就有些体力不支。
     学生和老师都疏散的差不多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师生也已经快到安全区域,此时大火已经蔓延了半栋教学楼。
    黄少天休息了一下后也快速的下楼,途径有一楼的时候听到了有孩子的哭声。竟然还有孩子没有出去?他仔细的听了听声音穿出的方向,大火熊熊燃烧挡住了去路,但是...孩子...
    黄少天手上的动作比脑子转的快,当即脱下衣服,去洗手间打湿冲进了火场。
    他寻觅着孩子的声音,周围的大火灼烧着他的肌肤,疼,但是他要忍着,作为一个老师的义务,就是要保护孩子。
    终于,孩子在一个角落里被黄少天找到了。
   是个女孩子,哭的已经打出了泪嗝,还被浓烟熏得一直咳嗽。看到黄少天,哭的更大声了。黄少天一边安慰她,一边把打湿的衣服盖在了女孩的身上,快速的撤离火场。
    火势越来越猛,黄少天的头发已经被大火烧焦,身上,脸上的皮肤好像已经流出了血液,在烧伤的皮肤上格外刺疼。
   “还有一楼,马上就好了。”黄少天这样安慰着小女孩,她的抽泣声越来越小,在黄少天的怀里点了点头。黄少天很想对她笑笑,但是脸感觉动一下就有被撕裂开来的痛感,他不停的加快脚下的步伐,“终于..安全了。”
    在安全区域等候的师生 还有刚刚停靠好的消防车,多少只眼睛在盯着他?他不知道,上眼皮的血肉和下眼皮的血肉好像已经连接在一起,完全无法睁开。“好了孩子,安全了。”他放下这个孩子后,就倒在了地上。他被烧的面目全非,若不是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或许不会有人认出他来。
    在他倒下的后一秒,就有很多杂七杂八的声音在耳边交织,他好像,听到了叶修在叫他,脑内的记忆像小电影一样播放着,他是不是...要死了?
    “快打120!”
   这是他在倒下后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

   

   “欢迎您收听新闻,今日,在xx区一所幼儿园突发大火,有一名老师被大火烧成重伤,现已送入xx医院治疗...”
    叶修听到这一消息,手上的动作忽然一顿。xx区...少天!
    他立马拿起手机拨送了那个最熟悉不过的电话,但是里面却传来了一个不熟悉的声音
“您好,请问是黄少天先生的家人吗?”
“是的。”
“请您来xx医院一趟,黄少天先生因为全身烧伤面积.....”
  黄少天,烧伤,医院。这几个字在冲击着叶修的神经。
  他的少天...
   他立马起身,以最快的速度向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打开,打开ICU病房的门,他的少天躺在病床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全身被裹满了绷带,旁边站着许多他不认识的人。
    “您好,请问是黄少天先生的家属吗?”
    “是的。”
    “请您签一下这分手术协议...”
     叶修没有心思去听这些东西,他的少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麻木的签下了字,黄少天当即被推入了手术室,这让叶修还没有反应过来。
     “黄少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叶修打破了这间病房的沉寂,没有人敢接他的下句话。
     “我问,是谁?”叶修的怒火已经已经完全被点燃。
     “他是为了救一个孩子...抱歉是我们撤离时候的疏忽才...”
     “好了别说了,都出去吧。”叶修一声令下,打断了那人的说辞。众人无奈,只得一个个从病房里走了出去。看着人都走了出去,叶修也慢慢的走了出去,走到了手术室门前坐了下来。
     手术中这三个字,格外的刺眼。
     几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灯熄灭,黄少天被从手术室推了出来,叶修听到了点动静,立马站了起来。
    “虽然已经把烧伤的皮肤进行了处理和人工植皮,但是他的伤势还是太过严重,还没有度过危险期。还是有可能...”
     没有度过危险期这四个字重重的砸在了叶修的心上。
     他的少天,会死。
   黄少天再次被推进了ICU病房。
    “爸妈,对不起,我没照顾好少天。”他给黄家父母打电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
    口口声声在娶黄少天之前的承诺,自己却未能达到。
     后来慢慢的,知道黄少天烧伤的人越来越多。王杰希喻文州,孙哲平张佳乐,韩文清张新杰等好友都过来看望他,安慰叶修。
    黄少天没有苏醒的迹象。他不能进食,水也只能用棉签蘸着水在嘴边润一润,靠打营养液来维持。
    八月六号这一天,黄少天有了苏醒的迹象。叶修趴在黄少天的床边睡觉,黄少天费力的睁开了他的眼睛,这是这几日他第一次睁开眼睛,强光对他的眼睛还有些许的不适应。他忍着痛,动了动他的左手,抚摸了叶修。
    叶修睡眠向来较浅,黄少天住进了医院后,睡眠更是像没有睡觉一样的。有人触碰便被惊醒,看到黄少天在抚摸他之后,便立马冲出门去叫医生。
    “少天,医生说了,这是一个好兆头。”叶修握着黄少天缠满绷带的手,看着他还是那么明亮的眼睛,却眼神里最多的还是心疼。
     “嗯...”黄少天发出了一阵沙哑的声音,怕叶修还听不清就点了点头。
      “放心吧,会好起来的。”
    叶修没有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听黄少天的声音。
      八月九号晚上十一点多,黄少天的心跳突然减慢,在桌子上的仪器瞬间发出了刺耳的声音。紧接着医生一个个的都闯了进来,并把叶修请了出去。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今天是黄少天的28岁生日了。里面的抢救还在继续,三个小时后,终于有医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医生看着叶修的眼睛,有些不太自然。
    “抱歉,我们尽力了。黄少天,八月十日一点三十六分,因抢救无效死亡。”
     死亡。
     叶修的大脑里充斥着这两个字。
     多么简单的两个字却多么的令人伤心。




    黄少天被安葬在了G市的一个陵园。那里风景很美,还可以看到海。叶修还记得黄少天说,他最喜欢海了。所以叶修在G市买了一套海景房,可还没来得及带他进去,人却已经不在了。
     叶修的小太阳落山了,第二天却再也升不起来了。
   没有人见过如此低沉的叶修。
     叶修他从小到大没有哭过,甚至在苏沐秋去世时他都没有落一滴泪,他还要保护沐橙,怎么能哭?现在沐橙有保护她的人了,他就卸下了这个重任。
   他第一次落泪,是在黄少天的葬礼上。葬礼不是很盛大,在电竞圈里那些熟悉的人,也都来送他最后一程。
   那天,大雨倾盆。
   叶修他几天没有合眼了,他只是抽烟,眼下的乌青,下巴上的胡子也长了出来,今天是黄少天去世的第七天,黄少天该回家了。
   夜晚,他仿佛又看到了黄少天,看到他躺在沙发上一边吃那些垃圾食品,一边看着电视,叶修躺在他身边就把腿翘到他的身上...
  他说了很多在黄少天还在的时候没有说过的话。
    “少天,我想你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又到了黄少天的生日,同时,也是祭日,叶修该去陵园看看他了。
     到那里的时候还碰到了王杰希和喻文州,三人寒暄了几句,王杰希就拉着喻文州走了,叶修看着他们,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王杰希真是幸福,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而他和少天,却已是阴阳两隔。如果他还在世,我们是否也能像他们这样?
    这照片上的人,那么年轻,却已不在人世间。也不知道沐秋有没有照顾一下我们家少天大大啊...
     给黄少天的墓碑周围打扫了一下,叶修趁着夕阳,回到了家中。漫步在夕阳下,他的身后好像还有一个人,在跟着他,知道他回到家中。
   次年元月,叶修被查出肺癌,只有不到五个月的寿命了。他没有恐惧,或者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欣慰。
   这年,五月二十九日,早上八点十分,叶修去世,享年五十二岁。
   叶修走的时候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
   他终于可以去陪他的小太阳了,这次,不能在分开了。





















啊,感谢观众老爷们能看到这里...第一次写文还是有一点紧张的,而且断断续续写了十来天..写完我也没看,就这么发了,发了之后自己也没眼看..很怀疑剧情能不能连的起来...
这篇文本来是说要按着《等你到三十五岁》和《Young and Beautiful》的歌词进行编写的,但是开始写了之后就跑偏了..主要可能还是怕侵权问题吧...
好像有点烂尾...但是..但是...我尽力了【趴】
还有这个烧伤事例是真的有发生的,详情见一五年的感动中国
 
最后祝我们少天大大17岁生日快乐!和老叶幸幸福福快快乐乐的在一起!